炯炯有神

【空军组】南方假日 03

度完假啦,但好像精神跟脑子并没有跟身体一起回来_(:з」∠)_

 

**********正文的分割线**********

03

临近午时,密布天空的积云已被渐渐爬升的太阳驱散得没了踪影。

对面屋顶上整片未化的积雪显得格外刺目,Farrier只匆匆一瞥便不得不收回了视线,眼底轻微的刺痛感转瞬即逝。

被俘期间,在集中营度过的那段暗无天日的时光对眼睛造成了一定程度的伤害。视力下降,敏感怕光,这无疑都是飞行员的致命伤。无须别人来宣告,他心里十分清楚这意味着什么。

刷成藏蓝色的墙壁吸收了部分透进来的阳光,使得室内的亮度柔和了不少,当然,湖蓝色的家具摆设也起到了相当的作用。

Farrier坐在床沿听Mr.Dawson向他讲述着敦刻尔克大撤退之后至不列颠空战伊始期间,身心俱创的Collins在这间屋子里生活的点点滴滴,安静而沉默。

他在老人起身去倒茶的间歇出了会儿神,想象着那年自己蜷缩在阴暗潮湿的角落瑟瑟发抖的时候,金发的前飞行员正从一个又一个令人窒息的噩梦中惊醒,裹着羊绒毛毯倚靠在床头,或望着窗外,或盯着屋子里某个角落,时而怔怔发呆,时而落泪却不自知。

“So,海军的风格?”

Farrier接过Mr.Dawson递过来的热茶,顺势调整了一下坐姿,后者似乎笑了笑,环顾四周,随后摇头,在他对面的椅子上坐下来。

“蓝色可不只代表大海。”老人垂下目光,也许是为了掩饰悲伤,但很快又抬起头,露出一点微笑接着道,“这里以前是我大儿子的房间,在他出事之后就空了出来,但所有的摆设都维持着原状。”

Farrier记得听Collins提起过,Mr.Dawson的长子生前也曾是英国皇家空军的一员。他猜老人大约是在救起的金发飞行员身上看到了自己儿子的影子,或许Dawson一家都是。

“那么,Collins没有为自己占用了您长子的房间而感到不安吗?”

Farrier原是想缓解一下气氛的,Mr.Dawson却因此而沉寂下来,略微出神,仿佛是越过他看到了当初躺在这里的Collins。

“那孩子刚来的第一周过得非常艰难,我恐怕他并没有多余的精力去留心这些细节。”

房间里又静了下来,耳边只剩报时钟机械却极富规律的走动声,整栋屋子都安静得可怕。

“不过我想,你应该比任何人都清楚,他是个多么坚强的人。”

片刻后,老人的声音再度响起。这次,语调终于带上些轻快。

“所以,哦,是的。”然后,Mr.Dawson真的笑了起来,“后来他一直为此感到不安,也好几次向我们提出要搬到客厅去睡,并且也的确有几个晚上抱着被子溜去了沙发上躺着,然后被我的太太狠狠打了屁股。”

Farrier也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

“哦天哪,我敢打赌他当时一定脸红得像颗熟透的番茄。”

“谁知道呢,那会儿天都黑了。”

好一会儿, Farrier才止住笑,胸口流动着暖意。

“Mr.Dawson,您不知道我有多感激您,还有您的家人。”他望向老人,迎上对方温和的目光,真挚道,“感谢你们数次拯救了他,正是因为有了你们的无私帮助,才让我得以有机会与他再次重逢。”

老人的眼眶渐渐泛红,但最终却什么都没说,只是摆了摆手。

兴许是巧合,楼下适时传来开门的声音,空气流动也同时带来了欢快明朗的笑声。

“嘿,Farrier,你在哪儿?快点过来见见美丽的Dawson夫人。”归来的金发前飞行员在楼下喊,“她说晚上要给我们做果肉馅饼和圣诞蛋糕。”

于是,黑发的前飞行员和银发的前海军一起愉快地笑了。

 

**********本章完结分割线**********

唔……情节超出了我的原先设想

那就……写到哪儿是哪儿吧

啊哈哈……哈……

 

 

评论(8)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