炯炯有神

【空军组】南方假日 05

配对:Farrier/Collins

基本家里蹲的长假过得浑浑噩噩,完全提不起劲儿码字……

 

**********正文的分割线**********

05

冬季不是出航的好时节,港口码头显得冷冷清清,除了偶尔路过的行人外,放眼望去只有头尾相接的数十艘小船绵延纵深。

沿着浮桥一路往前,被踩中的老旧木板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

他们很快就找到了月光石号,寒风中飘扬着的蓝色商船旗在诸多清一溜的红色旗帜中十分显眼。

对此,小Dawson先生不无自豪地表示:“因为我父亲是名光荣退役的前皇家海军,也是皇家多赛特游艇俱乐部的会员。”

恰逢退潮期,小船不断被往下卷的浪头向外拖拽,又不断被另一头系在木桩上的缆绳往回扯,于是忽左忽右、忽上忽下,毫无规律的摇摆起伏,踏上甲板的时候,Farrier不得不牢牢抓着护栏以防自己摔倒。

而率先踏上甲板的船主之子却仿佛如履平地,甚至还游刃有余地伸手托了一把后边儿两位摇摇晃晃的前空军。

他虽年轻,却已经称得上是经验相当丰富的老水手了。如果说故去的哥哥属于天空,那么Peter就属于大海,一如他们的父亲。

Collins显然也很快就适应了小船的摇晃,毕竟他借宿在Dawson家时可没少往月光石号上跑。

“So,”他拍了拍金发青年的肩道,“Farrier就交给你啦,带他好好参观一下这小美人儿吧。”

“你不一起吗?”Peter问。

“喔,不了,我打算去泡上一壶茶,然后坐在船尾,吹吹风,怀念怀念过去的时光什么的。”

Collins朝他们眨了眨眼睛,独自进了船舱。

他熟门熟路的烧水,泡茶,又从壁橱里取出杯子,将冒着热气的琥珀色液体缓缓注入洁白的瓷器中,再端着杯子踱到船尾,背靠船舷坐在侧板上,任冰冷刺骨的腥咸海风拂过面颊和发梢,随后啜饮一口香醇的茶,让炙热的温度抚平被刻意隐藏的每一丝恐惧与不安。

小小的游艇其实并没有太多可以参观的地方,但关于某个特殊的日子,却有着很多可以娓娓道来的回忆。Peter便充当起了临时的导游,尽职且热心地带着Farrier踏遍了月光石号的每一处角落,后者则安静地听他讲述那些自己未曾经历过的往事。

比如第一位被救上来的颤抖的士官,比如在船舱底层悄然逝去的生命,比如那些浑身都沾满了浓墨般黑色机油的士兵们,又比如那位最后关头被拉上船而免于葬身火海的青年,当然还有他和他的父亲是如何在船上亲眼目睹两位前空军击落了敌人的。

冬日里昼短而夜长,不知不觉中天色已暗沉下来,水面也比之前平静得多。大海的尽头,落日被渐渐积起的云层所遮挡,只留下些许淡而浅薄的绯红,是与那一日火烧般鲜艳明亮的晚霞完全不同的风景。

“那么Collins呢?”Farrier收起目光,望向身旁的金发青年,在对方露出疑惑神色时补充道,“给我讲讲你们是怎么把他救上来的。”

“他没告诉你?”

Farrier摇头,穿过船舱瞥到另一头正兀自出神的人。

“他只说自己被你们捞了起来。”

只是一个结果,没有事情发生的经过,没有任何细节。Peter猜想两位前空军至今也从未详细跟对方谈起过自己所经历的一切,不过他知趣的没有说出口,只是顺着沉默的黑发前飞行员的视线看过去,落入眼帘的身影与那一日跨越海峡驶向韦茅斯时的幻象几乎重叠起来。

“他卡住了。”最后Peter轻轻说道,不出意外地察觉到身旁的男人瞬间偏过头来,迎上对方焦灼的视线,那双暗沉的眼眸宛如黑夜中深不见底的大海。

“你说他怎么了?”Farrier的声音带着些难以察觉的颤抖。

“喷火式战机下来的时候,父亲叫我留心看着降落伞,可是我并没有看到他跳伞,所以我认为里面的人多数已经……但是我的父亲坚持要开过去看看,他觉得兴许飞行员还活着。当离得足够近时我才发觉,飞行员的确还活着,而且正拼命地在用什么东西砸座舱头顶的玻璃,父亲说一定是机舱卡住了没办法打开。”

Peter顿了顿,接着道:“我们必须相当小心地躲开机翼,花了点时间才把船靠近,但海水淹没的速度太快了,一眨眼就灌满了整个座舱,我眼看着海水没过了Collins的头顶,他挣扎了几下,然后渐渐不动了……”

Farrier觉得自己的心脏仿佛是被人捏住了,胸口闷得几乎要透不过气,他知道自己的脸色有多难看,因为Peter又停了下来,担忧地看着他。

“继续说。”他嘶哑地催促。

“那时候我慌了手脚,不知道该怎么办,父亲喊着找个什么东西去敲座舱顶部,然后我瞥见了甲板上的船桨,于是就赶紧照做了。幸运的是,我才敲了两三下玻璃就碎了,紧接着Collins就钻出机舱浮了上来。”

讲到末尾,Peter的脸上终于露出一丝笑容:“你知道吗,当时他一团糟,湿漉漉的头发毫无形象可言,还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大概是我见过的最狼狈的皇家空军飞行员了。可是当我伸手拉他上来的时候,他却笑着对我说下午好。”

Farrier也渐渐放松了下来,努力想象着金发的前飞行员带着笑容问好的画面,最终却只是扯了扯嘴角,眼眶酸涩。

“谢谢……”半晌,他才轻轻说道,“谢谢你和你的父亲救了他,各种意义上的。”

Peter抿着嘴羞涩地笑了,随即却又摇了摇头,垂着脑袋:“不,应该是我谢谢他,因为他也拯救了我和我的父亲。”

Farrier没再说什么。

两人沉默无语地又站了片刻,天色几乎完全暗了下来,Farrier嘱咐Peter先回去,也让他转告Dawson夫妇不用等他们吃晚餐,后者没多问什么,只在离开前表示如果他们觉得冷的话,船舱下的房间里有被子。

夜空又开始飘起了雪,细小的雪花在昏黄的路灯下洋洋洒洒的飞舞,空无一人的码头悄无声息。

Farrier维持着相同的姿势又在船头待了一小会儿,待到确认了自己的心思才迈步向船尾走去,然后站定在Collins面前,略微低头,迎上了对方投来的目光。

最终,他们的视线纠缠在了一起,随后便再也分不开了。


**********本章完结的分割线**********

emmmm……不出意外下章完结


评论(16)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