炯炯有神

【空军组】Till we meet again...01

配对:Farrier/Collins

分级:本章G……

警告:本章无

注释:半AU?时代背景不变,大量私设,比如年龄、家庭、经历,但希望大体性格没有太OOC……以及借用了些现实里的人名

 

**********正文的分割线**********

01

听说自己将会有个新搭档的时候,Farrier正躺在远离停机坪的草地上。

深秋的风混杂着一股机油和发动机的味道,凉意恰好抵消了午后骄阳的炙热。他眯着眼,嘴里叼着小半支烟,胡乱叠起的深棕色飞行员夹克被枕在脑袋下面,属于刚刚成为他前任搭档——据本人自己说——的Carl Vrnet。

“你从哪儿听来的?”Farrier似乎并不太在意,只随口问了问。

“昨晚该死的Caine亲口告诉我的。”

Michael “该死的”Caine不是别人,正是Farrier所在小队的长机,也是一名经验相当丰富,且值得尊敬的优秀的皇家空军飞行员。不过作为僚机和下属,Carl却非常讨厌他,私下总是将其称之为“该死的Caine”。

因为Caine常常毫不留情地指出Carl的不足之处,不单是在飞行驾驶技术方面,还包括为了人处世上的,而后者始终认为他是故意让自己当众出丑的。

Farrier觉得自己大概能够理解,为什么Caine会在大战一触即发的时刻换掉他。毕竟,面对敌人时,你没办法放心把自己的后背交给这样的队友。

“所以,这是个决定,而不是商量?”

“一个谋划已久的阴谋。”

“从什么时候开始?”

“明天……”

Farrier等着他说下去。

“我看到那男孩儿了……”

“谁?我的新搭档?一个……男孩儿?”

这次,他的前任搭档没有接口。

Farrier不太确定Carl是不是故意的,但无论如何,这的确成功地勾起了他的好奇心。疑惑地睁开眼时,赫然发现前任搭档正欺身凑过来撑在他上方,投落下一大片阴影。

他们离得非常近,面对着面,可能仅仅相差五公分,以至于能够清楚看见对方皮肤上的细小绒毛,灰褐色的眸子里闪过某种异样的光芒。

这样暧昧的距离,就像是亲吻的前兆,而Farrier相当不喜欢。

他能跟很多人调情,不分性别和年龄,只要他想,附近酒吧里的男男女女都可以是他的猎物,而飞行大队里为数不多的姑娘几乎都上过他的床。

当然,也有被Farrier肏得意乱情迷的男人,比如当年某位对他不怀好意的老师,还有面前这位曾经空军学院的同期和前任搭档Carl Vrnet。

但人人都知道Farrier的规矩。

他可以是个很棒的情人,相处期间温柔体贴又专情,但他从来不搞恋爱那一套。他不会跟你牵手,不会跟你拥抱,更加不会跟你接吻,而且他从来不会维持一段关系超过三个月。

最糟糕的情况是,如果你太过迷恋他,或者真的爱上他,如果你试图束缚他,或者占为己有,那么Farrier会立刻结束这一切抽身离去。

截至目前,几乎无一例外,除了Carl Vrnet,可这绝不是因为Farrier对他抱有更多的好感。

有着一头醒目红发的男人的确英俊迷人,还在空军学院的时候,追求者甚至能在门口排起长队,但Farrier觉得这跟自己没有半毛钱关系。

他之所以能够忍受对方长久以来一直把眼睛黏在自己身上,只不过因为他们是搭档。

而现在,他们不是了。

“你会想我吗?”

当Farrier听见对方这样问的时候,他只是默默回望着,深不见底的暗色眼眸不带丝毫感情,像是冰冷残酷的毒蛇。

“我的新搭档,你说你看到他了。”

Carl没有动,但不甘地咬了咬嘴唇:“没错,一个金发蓝眼的漂亮男孩儿,还是该死的Caine亲自从空军学院带回来的,我敢打赌,那老男人一定爱死这男孩儿在床上的滋味了。”

Farrier的眼神更冷了,在Carl试图去夺他叼着的烟时,他一把攥住了对方的手腕,几乎用了十成十的力道,顺着猛然起身的势头把人推开。

“别再让我听到你说这种话。”

他居高临下地俯视着自己狼狈摔倒的前任搭档,仍在燃烧的一点点烟被卷进口腔里咀嚼,轻微的刺痛带来奇异的快感,浓郁的尼古丁在舌尖渐渐扩散。

“还有,别让我说第三次。”转身离去前,Farrier捡起那件刚才被当作靠枕的皮夹克,粗鲁地扔还给主人,“不要再尝试这种没有意义的事情,你永远不会成为我或我的终生伴侣。”

即便听见被甩在身后的人声嘶力竭地喊他名字、骂他混蛋,可Farrier压根不在乎。

他溜出基地跑去喝了一杯,很晚才回到宿舍,但始终保持着绝对的清醒。

打开灯的时候,Farrier发现前任搭档的存在已经彻底被抹消,取而代之的是一些陌生人的痕迹。

在这间双人宿舍里,Farrier的半边完全没动过,而原先Carl的那张床则被换上了崭新的床单和被子,壁橱里整齐挂着带有洗涤剂芳香的衣物,还有一些没见过的私人物品,甚至还在床尾堆了几本书。

不难看出来,这位刚搬进来的新搭档是跟前任完全不同的人。

空气中飘散着一股极淡的花香,以至于Farrier险些错过它。等仔细闻了闻之后,他辨认出应该是欧石南的味道,而这种认知让他自己都大吃一惊。

为什么我会知道欧石南?

随后,眼尖地瞥见枕头下面压着张照片,只露出了小半个角,像是张全家福,他仿佛是着了魔,鬼使神差般走过去并弯腰把相片抽了出来。

那的的确确是张全家福,而且背景是一栋城堡,一对看上去非常幸福的中年夫妻挽着手,衣着得体考究,前面并排站着他们的孩子,一个是约莫十七、八岁的漂亮姑娘,旁边则是更加漂亮的十来岁的男孩儿,留着长得快到肩膀的头发,还有灿烂明快的笑容和一对大大的迷人的酒窝。

Farrier的心漏跳了一拍,隐隐有种怪异的感觉。

当察觉有气息靠近时已经晚了,下个瞬间,他被人猛地扑倒在床上,后腰重重磕在床沿,下身要害被一只膝盖顶着,胸口被压住,而捏着照片的那只手被牢牢扣在头顶。

甚至来不及喊痛,一双天空般湛蓝的眼眸便毫无预警地撞进了Farrier的视线中,垂下来的凌乱发丝在灯光下呈现出柔和的金色,还有那张跟相片里的男孩儿几乎如出一辙的漂亮脸孔,区别只在于面前的这张脸从少年长成了青年,并且没有了笑容和酒窝。

喔,我的新搭档,Farrier默默地想。

而这真是个糟糕透顶的开始。

 

 

**********本章完结分割线**********

 

本来觉得写写小甜饼就好了,结果突然冒出个脑洞……扶额

因为向来手速比较慢,有点担心自己的意志力……

就拜托有兴趣的小天使们多多给我鼓励吧

 

PS:很多设定都是有意义哒,恩,就这样~

 

 

 

 

 

评论(14)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