炯炯有神

【空军组】Till we meet again...05

05

推开门时,悬挂着的一串铃铛唱起清脆悦耳的歌声,迎面而来的暖风里裹着淡淡的诱人酒香,瞬间将初冬夜晚的萧瑟冷意彻底扑灭。

距离空军十一大队最近的酒吧名为“THE QUEENS HEAD”,是整个基地的人都爱光顾的消闲去处。Farrier虽然也不例外,但通常都会选择在九点以后溜出来,只为避开喧嚣嬉闹的同僚们。

他喜欢坐在吧台边,安静的等着相熟的调酒师递上自己惯例的杜松子酒,然后默默地一口一口喝完它。兴致高的时候可能会再点一杯,或者和调酒师聊上一小会儿。

在今天之前,Farrier从未跟别的什么人一起来过,哪怕是Roy和Caine也没有。而此时此刻,他正坐在角落里靠墙的位子上,对面是个眉宇间写满兴奋的男孩儿。

鉴于和Collins之间那令人惊喜的超乎寻常的默契,来酒吧喝一杯似乎非常合乎情理。况且这孩子表现得又那么出色,给点儿奖励也是理所应当的。

这只是庆祝成为搭档满一个月,而绝对不是Roy所说的什么约会,Farrier如此告诉自己。

“嘿,Eagle!”一个上了点儿年纪的人热情地打着招呼走过来,“你大概快一个月没来了,我还以为你戒酒了呢。”

“得了吧,你知道那是不可能的。”

Farrier朝对方点头示意,随后为Collins介绍:“Merlin,这儿的老板兼唯一的调酒师。”

“哇哦,你竟然带着同伴?我没看错吧?这么多年你可从来都是一个人。”

面对来人的打量,本就有些紧张的Collins越发显得局促,起身后右手不自觉在衣服下摆处蹭了蹭,这才又伸了出去:“晚上好,先生,很高兴认识您。呃,我还很喜欢您的胡子,它们看上去简直棒极了。”

蓄着浓密姜红色胡子的老板笑着握了下手,“你也好啊,彬彬有礼而且嘴巴又甜的漂亮男孩儿。”

“是一个‘苏格兰绅士’,先生,不过谢谢您的称赞。”

Collins显然并不怎么喜欢这个称呼,但大胡子老板不仅忽略了他的无声抗议,反而吹了记响亮的口哨,顺便朝Farrier投去个意味不明的眼神。

“喔我的老天,还是个有点儿脾气的漂亮男孩儿呢,恩?不打算为我介绍一下吗?”

而被问到的Farrier正努力控制自己的嘴角不要太过上扬:“这是Collins,我的新搭档。”短暂的停顿后,又补充道,“以及一个苏格兰‘小’绅士。”

气鼓鼓的青年愤怒地扔了个眼刀,惹得Merlin忍不住大笑起来。

“好吧,所以你今天也还是杜松子酒?”

“当然,我的最爱。”

“那我们的苏格兰‘小’绅士呢?给你来杯苏格兰威士忌怎么样?”

Farrier不太确定Collins的酒量如何,但鉴于不甘示弱的男孩儿已经抢先颔首同意了,于是便也没有反对,结果没过多久他就后悔了。

“Eagle?”金发青年才刚刚喝下自己的第三口酒,眼神却已经开始涣散起来了,“我是说,这还挺适合的你,至少比起漂亮男孩儿或者苏格兰‘小’绅士要好多了。”

“你知道,他只是挺喜欢你的。”

“哈,很显然……”

Collins撅起嘴小声咕哝着,然后把手肘撑到桌上,掌心托着腮帮子,似乎醉得更厉害了,Farrier简直有些哭笑不得。

“说真的,我还以为你们苏格兰人的血管里都流淌着威士忌呢。”

“我也是这样听说的……”金发青年无声地笑了,“但父亲从小就一直告诫我,不要去碰那些坏东西。”

“坏东西?”

Collins却并没有回答,只是轻轻打了个酒嗝,难以聚焦的瞳孔微微放大,Farrier不知道他是在看着自己,或是透过自己看到了久远的过去。

当他将琥珀色的液体凑到嘴边准备喝第四口的时候,Farrier果断伸手夺走了酒杯。

“不会喝就不要喝。"Farrier摇着头叹气,顺便一把拍掉了对方试图来抢夺杯子的手,“上帝啊,你到底几岁了,恩?小男孩儿应该喝果汁才对,而不是什么苏格兰威士忌。”

“不~~~我已经23了!只比你小…6岁!别叫我…小男孩儿!"

金发青年看上去完全醉了,在Farrier忍不住翻了个白眼的同时,那颗摇摇欲坠的脑袋终于滑落到了桌子上。

“嘿,Kid,千万别睡着好吗?”Farrier伸出手去轻拍搭档的脸颊,当冰冷的指尖突兀地触到灼热的皮肤时,他几乎触电般迅速抽回了手。

温柔的暖黄色灯光下,Collins白皙的面颊因为酒精的作用而迅速泛起潮红,看上去有点像是一颗带着金色绒毛的粉嫩水蜜桃,勉力睁开的蓝眼睛隐约蒙着层雾气,仿佛是落入水中的玻璃珠般泛出温润的光泽。

而此时,Collins又开口了,尽管他的声音听上去有些不太真切。

“酒,烟,还有赌博,都是坏东西。”金发青年幽幽道,“父亲曾说,这些坏东西不仅会毁了自己,也很可能会彻底毁掉别人的人生。”

于是Farrier怔住了,脑海中的某个角落里,尘封已久的往事如迅猛的潮水般涌上心头。空气中熏人的酒臭,男人几近疯狂的拳打脚踢,哭喊着哀求的女人,以及那个环抱着身体瑟瑟发抖的男孩儿。

“我始终记得每一件他告诉我不要去做的事情,可他自己却没有……”再开口的Collins,嗓音中带着一点儿哽咽的哭腔。

在Farrer以为金发青年哭了的时候,却发觉对方的表情竟空白得宛如一张素净的纸,仿佛已把只来得及展露一角的脆弱和无助重又埋进了灵魂最深处,就像他自己一样。

顷刻间,所有叫嚣的狂躁和怒火都灰飞烟灭,只剩下丝丝缕缕的酸涩萦绕在心底。周遭的一切都像被按下了停格键,Farrier就那样出神地看着金发的青年,直至推门的铃声猛然将他近乎抽离的意识拽了回来。

阖着眼的Collins似乎已经睡着,Farrier抹了把脸,勉强收回游离的心神,仰头一口喝掉了自己杯中的酒之后起身去吧台结账。

“已经准备走了?”

面对Merlin的诧异,他只能无奈地摇头:“不该让一个孩子喝酒的。”

“好吧,我的错。”大胡子老板乐得弯起了嘴角,“不过你的男孩儿真是个可爱的小甜心。”

Farrier刚想反驳“他并不是我的男孩儿”,却赫然对上Merlin望向他的眼眸。

那双漆黑的瞳仁深邃得如同不见底的深渊,眼角眉梢深深镌刻着无法磨灭的岁月印记。那是一双饱经沧桑的眼,见证过这世间所有的险恶,也能够轻易看透你的灵魂。

“You need to look after him.”年长的男人对他说,“Don't let him get hurt.”

Farrier一下子还弄不明白对方的意思,但Merlin并没有再说更多,将找零递过来后就自顾自埋头忙活起来。 

最终,由于Collins醉得完全喊不醒,Farrier不得已只能背着人回了基地,并且隔日破天荒的第一次请假暂停了训练,而原因是他昨晚拉伤了大腿肌肉。


**********本章完结**********

通常都是上班码字,所以忙起来就没办法写东西了

以及本章按进度来说,只写完了原定大纲1/3 _(:зゝ∠)_

评论(10)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