炯炯有神

【空军组】Till we meet again...06

看的人越来越少,然而我还在为某个一句话的细节奋力百度

我对F/C和老邓绝对真爱了……捂脸

 

**********

06

冬日里的太阳总是绵软无力,再晴朗的天也几乎感受不到丝毫暖意,更别提还有呼啸的冷风从洞开的前车窗径直往里灌。

“把那扇该死的车窗关上,中尉。”在汽车行驶了一刻钟后,Caine终于忍不住踢了踢驾驶座上的Farrier。

他们刚刚结束了在诺霍特(Northolt)皇家空军基地的授课,目前正在驱车返回的途中。此地位于伦敦以西偏北方向约15英里,距朴茨茅斯的“李”(Lee on Solent)空军基地则约80英里,单程大致需要2小时。

作为皇家空军学院的客座教授,Caine时常受邀前往下辖的训练基地给学员讲课,而这也恰恰是当年他与Farrier结识的契机。

随着车窗被摇上,车厢内的温度略微有所回升,Caine透过后视镜瞥了一眼前边儿认真开着车的Farrier。

“其实我们完全可以找个勤务兵来开车的。”

“Well,勤务兵们最近都很忙的,少校。”似乎是为了回应“中尉”的称呼,Farrier特意在话尾强调了Caine的军衔。

“或者我们也可以让Collins来开车?你知道,他只是个少尉。”

“也许你忘了,我的搭档最近在感冒,不能冒险让他传给你,头儿。”

后座年长的男人不置可否地笑了笑。

“如果我没记错……”他边脱下皮手套揉搓掌心,边漫不经心道,“这好像是你第一次主动提出要跟我一起去上课?并且,这甚至是第一次你‘愿意’跟我一起去上课。之前我跟你提过多少次?可能有七、八次了?”

Farrier唯有窘迫地干笑了两声:“我都不知道你这么会记仇。”

后者耸耸肩:“那么我猜,你此行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毕竟那玩意儿就在大礼堂最显眼的位置。”这差不多就是Caine版本的「我知道你在打什么鬼主意」了。

其实Farrier并没有想要刻意隐瞒些什么,尤其是对Caine——他的长机和他的朋友。事实上,他还期盼着能从对方口中进一步打探到更多信息。至于Caine提到的“那玩意儿”实际上是一面墙,上面贴着历届优秀毕业生的照片,其中就有Farrier的。

不过,他当然不是来看自己的。

“我的确看到了想要找的东西,我的搭档……他在那一堆头像里面显得非常的……格格不入。”

没错,Farrier是为了Collins才会去诺霍特皇家空军基地的。当他的目光顺着行进的方向快速扫过一张张照片,最后定格在末尾Collins较其他人更为年轻稚嫩的脸孔上时,他的注意力瞬间就被吸走了。

微笑着流露出骄傲神色的金发青年实在是太过耀眼。

“喔,这就说得通了,为什么你当时神情那样古怪。”Caine被他逗笑了,“还有别的什么收获吗?”

“From Northolt? No. But from you? May be.”

“Ah,所以我也是你此行的目标之一。”Caine对着后视镜挑了挑眉,“那么,你想从我这里知道些什么呢?”

“他的家庭,过去,以及你们怎么认识的之类?”

“我以为Collins是,或许迄今为止跟你最合拍的、也最满意的搭档?”

“如果你还想说我们关系很亲近,那么的确是的。”

“而你却从没问过他本人?”

Farrier不禁想起他们初见时对方隐忍的表情和泛红的眼眶,想起那晚在喝醉之后才意外显露出的一丝脆弱。

“我知道Collins的家人都不在了,也大概猜到很可能跟他父亲有关。或许这已经过去很多年,但我觉得他本人可能依然不会愿意谈论任何相关的事。”

“或许吧,但无论如何,我想我都没资格来决定是否要告诉你这些。”

即便期待落空,Farrier也选择了不再继续追问下去,对此Caine感到颇为欣慰:“不过显然,我可以讲讲关于我自己的部分,如果你想听的话。”

“路途还很遥远,长官。”

于是,年长的男人笑着换了个更舒服的坐姿。

“实际上,我和Collins的父亲是同届校友,也曾经非常亲近,而与我留在空军不同的是,他选择退役并回到苏格兰继承遗产。我们有时候会通信,他告诉自己认识了一个好姑娘,告诉我他要结婚了,告诉我他马上要有第二个孩子了。于是有一年的休假,我还去他的城堡小住了几日。那会儿Collins大约才六、七岁,活泼又爱笑,喜欢和他姐姐一起在草地上追着我跑。你知道吗,那时候他们看上去就像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Caine停了下来,眼中闪烁的喜悦被阴霾所取代。他偏过头去望着窗外,仿佛深深陷入了回忆里,而Farrier也没有催他。

“但自从分别之后,联系就渐渐中断了,或者确切来说,我再也没有收到过他们的来信。直到很多年后某个下着暴雨的清晨,我被告知外面有人找,于是打着伞匆匆走到外面。我看到一个十分瘦弱的孩子站在倾盆的大雨中,脏兮兮的衬衣湿漉漉地贴在身上,浑身发抖,面色苍白,但就在看到我的那一瞬间,他蓝得不像话的眼睛里透出了欣喜的光,仿佛是看到了某种希望。当我用尽全力跑到他面前,冰冷僵硬的男孩儿就那样软绵绵地倒进了我的怀里。”

“是……Collins?”Farrier终于没忍住脱口而出,他感觉自己的心脏被人狠狠揪了起来,握着方向盘的手用力到指节泛白,“他,发生了什么?这之后又怎么样了?”

“那几年无疑是他人生中一段最漫长的黑暗时期,但就是我之前说的,我不能告诉你究竟Collins经历了些什么,总之,他抱着最后的希望,千辛万苦找到了我,结果却只是希望我能暂时借他点儿小钱,或者帮他介绍个工作什么的。”Caine苦笑着摇头。

Farrier几乎能想象得出当年小大人般的Collins是怎样一种倔强表情,应该跟现如今没有很大区别:“所以我猜,你否决了他的请求并收留了他?”

“差不多吧。他先在基地待了一阵子,所有人都很喜欢他。那孩子十分要强,但因为从小家教良好,所以又非常懂事有礼貌,而且,你知道的,他嘴很甜。”

“喔,他的确是的。”Farrier无声地笑了。

“之后我把他送去寄宿学校继续读书,他各科都表现得相当优秀,我原以为他会成为科学家什么的,直至他拿着录取通知书来看我时我才知道的,他考进了皇家空军学院。”

“也许是由于你的缘故?因为你差不多是,拯救了他的人生。”

“喔不,恰恰相反,是他的出现拯救了我。不过那又是另一回事了。”

Farrier猜是跟Caine猝然过世的未婚妻和肚子里的孩子有关。

“那么,或许再跟我讲讲他在空军学院的事情?”

“我想也许剩下的部分你该自己去问当事人。”

“你看,头儿,我们还有将近一半的路程没走完呢。”

“不,你知道从我这儿知道得够多了。”

后视镜里,Caine捏着食指和拇指凑到嘴角,冲驾驶座上的Farrier做了个拉上拉链的动作,后者便明白自己没办法再套出更多内容了。

“你知道,终有一天他得学会完全信任一个人。”说这话的时候,Caine表情相当认证,但眼神却异常柔和,“他必须直面这些痛苦,拿出来与人分享,然后才能够学着去释怀。”

“这太难了,你和我比任何人都清楚这一点。”

“正因为我明白,所以更不希望Collins被困在里面。”Caine顿了顿,努力挤出一点笑容,“你们还年轻,应该试着去相互信赖和依靠,或许还有机会摆脱过去的阴影,至少我是如此希望的。”

Farrier听罢只是抿着嘴沉默不语。

他们继续飞驰在开阔的道路上,渐落的夕阳洒下令人陶醉的金红色的光。

 

**********本章完结分割线**********

就,啰啰嗦嗦一堆,奶柯只在对话中刷存在感

评论(22)

热度(34)